福建时时彩开奖查询 福建时时彩快3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彩助手 福建时时彩开奖11选5 福建时时彩玩法心得 福建时时彩玩法规则 福建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彩现在还可以刷钱吗 福建时时彩推测 福建时时彩几点开始 福建时时彩官网 福彩福建时时彩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开奖号码表 福建时时彩软件app福建 福建时时彩开奖记录
站長工具,就用查一把!
收錄查詢  關鍵詞排名  Alexa排名  PR檢測  友情檢測  IP反查  WHOIS查詢    更多查詢  
  收藏  最近查詢 查一把
信息分類 首頁 » 資訊信息

好站推薦

IT新聞

  業界猜想

  名人名企

建站推廣

  站長創業

  運營推廣

設計編程

  美工設計

  開發編程

【方舟子打假天才韓寒】“天才”韓寒創作《三重門》之謎
信息來源:查一把 發布時間:2012/1/26
韓寒在在1999年上高一時因獲得首屆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而成為小眾名人,但讓他成為大眾名人的,是在2000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長篇小說《三重門》,不僅轟動一時,而且暢銷不衰,銷量超過200萬冊,韓寒自稱“我至今所有的榮譽都是因為這本書而開始”。
 
  在最近的文章中,韓寒以他寫作《三重門》時還不認識路金波為由駁斥該書由路金波代筆的說法,讓人莫名其妙,因為人們懷疑的是《三重門》由韓寒的父親韓仁均代筆,路金波則被懷疑代筆韓寒后來的博客文章。韓寒還打算在4月1日出版該書的手稿證明自己的清白,這同樣莫名其妙。這本書既然是以韓寒作品的名義出版的,那么他至少會抄一部書稿給出版社,有他的手稿存在并不能證明書就是他寫的。他舉海巖出示手稿證明沒有別人代筆為例,卻給自己挖了一個坑:田博馬上在微博上貼出手稿證明他和趙立志就是海巖《五星大飯店》的代筆,上面還有海巖批改的筆跡。
 
  那么這本書是什么時候寫的呢?
 
  韓寒父親韓仁均在《兒子韓寒》一書中介紹,“韓寒從進入松江二中讀高一不久,也就是1998年的下半年起,開始了他的長篇小說《三重門》的寫作。一開始,我們并不知道。現在我們在媒體上常常看到說‘一個留級生寫出一部長篇小說’、‘一個17歲的少年寫出長篇小說’什么什么的,好像《三重門》是韓寒留級后寫的,是韓寒17歲時寫的。其實嚴格地來說,韓寒的《三重門》寫于留級前,寫于16歲,也許開始準備的時間更早。”“我是在韓寒讀高一的第二學期,即1999年的二三月份,才知道他在寫小說的。那時,他的小說已接近尾聲了。”“在1999年3月28日去上海市區參加‘新概念作文比賽’復賽時,《萌芽》的胡瑋蒔和趙長天知道了韓寒寫了部長篇小說的事,于是就約定寫好后讓他們看看。參賽回來,韓寒將全部書稿訂正一遍后,四月份把書稿送到了胡瑋蒔那里。”
 
  而最近韓寒在回應《三重門》由其父親代筆的質疑時,如此說:“既然很多質疑我的人主要焦點集中在我17歲時候我第一本小說《三重門》上,而理由恰恰是在他們的17歲寫不出來,所以我的17歲也必須不行。”“17歲的我為了這本書,花費了整整一年多,也荒廢了學業,白天到深夜,課內到課外,周一到周日,甚至連體育課都逃了,和一幫來例假的女生一起窩在教室里不停的寫。”
 
  按韓仁均的說法,《三重門》的寫作用了不到七個月(1998年9月~1999年3月),寫于韓寒16歲時,還特地糾正了媒體上關于寫于17歲的錯誤說法。而按韓寒的說法,《三重門》的寫作用了整整一年多,寫于韓寒17歲時,沿用了媒體的說法。那么我們究竟應該相信誰的說法?韓仁均對該書的寫作時間說得更詳細,更肯定,似乎對該書的寫作過程比韓寒還要熟悉,而且有旁證(《萌芽》的胡瑋蒔和趙長天),應該更準確,那么是不是應該再來糾正一下韓寒從媒體得來的錯誤說法?
 
  韓寒說他“白天到深夜,課內到課外,周一到周日,甚至連體育課都逃了”都在寫這本書,但是在2006年11月26日播出的東方電視臺新聞娛樂頻道《可凡傾聽》節目中,韓寒卻對曹可凡說他課余都在玩,只在課內時間寫作:
 
   曹:那你這個小說是利用什么時間寫的,是課余時間還是怎么樣?
  韓:課余時間對我來說才是真正的有用的時間,得玩,所以基本上我就認為是沒用的時間比如說課內時間,我在那寫。
http://ent.sina.com.cn/v/m/2006-11-21/21061338001.html
 
    那么他在課外究竟寫沒寫《三重門》?“深夜”和周末是玩還是寫作?作為那么愛玩的體育特長生,體育課真的也不去上而在寫作?
 
  韓寒在《第三個人》中另有說法:
 
  “進了松江二中要住校,無父母管教,很幸福。我每天上課看書,下課看書,圖書館的書更是被我掃蕩干凈,只好央求老師為我開放資料庫。中午邊啃面包,邊看‘二十四史’。”
 
  在《正常文章一篇》中他也說:
 
  “到了初中高中,我拼命的讀各種書,這點我的同桌和老師都可以證明,到了高中更加病態,徹夜閱讀《管錐編》《二十四史》《論法的精神》《悲劇的誕生》。”
 
  究竟是每天白天到深夜上課也寫書,下課也寫書,還是每天上課也看書,下課也看書?
 
  韓仁均還說,韓寒寫這部書的時候是“偷偷摸摸”,“對同學、老師、家長有所回避”:
 
  “一部《三重門》,20多萬字,也真是難為了一個高一學生。試想,就是認真地抄一遍也得多少時間?更何況要構思,要‘偷偷摸摸’地寫。”“可再粗心的人,也有心細的地方。比如,他上高中后寫長篇小說《三重門》,這期間要經過寢室、教室、家里,還要對同學、老師、家長有所回避,500格稿紙,400多頁,竟然沒弄丟一頁。”
 
  而韓寒在回應質疑時的說法卻是:
 
  “17歲的我為了這本書,花費了整整一年多,也荒廢了學業,白天到深夜,課內到課外,周一到周日,甚至連體育課都逃了,和一幫來例假的女生一起窩在教室里不停的寫。”“《三重門》這么(本)書在創作過程中,坐在我前后左右東南西北中發白的同學們都知道是什么情況,我幾乎是寫一頁給要好的同學們傳看一頁的,尤其是我的同桌陸樂,他是從第一頁看著我寫到最后一頁的。”
 
  公公開開,明目張膽地在教室里寫的,同學們都知道,還有同桌為證。這又與韓仁均的“偷偷摸摸”說法不符。韓寒作為作者,我們應該更相信他的說法,問題是,此前在鳳凰衛視《魯豫有約》節目中,親口對魯豫說他當時是在無人的時候寫作的:
 
  魯:成功的作家都有一個寫作的習慣,你有沒有自己獨特的寫作方式?
  韓:沒有,……但是我旁邊不能有人看,我最煩的就是我在那里寫,旁邊有人看。
 
  現在怎么又改口說是坐在同學們的中間寫的,寫一頁傳看一頁?給同學們看的是當場寫的嗎,還是事先準備好的?給同學們看的一個目的是為了讓大家知道這部書是他寫的?
 
  韓寒不僅讓人覺得他對《三重門》的寫作時間和經過都不明不白,時而這樣說,時而那樣說,而且他對這部書的內容似乎也很不熟悉。以前已經提到,他在接受中央電視臺“對話”欄目的采訪時,被問及為什么《三重門》取這個書名,回答說“忘了”。對此他的解釋是,他并不是真忘,“我完全是不想搭理一幫笨蛋”,所以假裝忘了。但是在其他場合,韓寒也經常用“忘了”來回應對《三重門》的提問,例如:
 
  “昨日,中山大學附中的階梯教室里擠滿了300多名學生。……在長達一個多小時的對話時間里,不斷有學生請他談談此前寫作《三重門》等成名作品的心得和體會。但韓寒大都以一句‘我忘了’或者‘我不記得了’含糊作答,這引起一位女生對其創作態度是否嚴肅負責的質疑。對此,韓寒仍然輕松回應:‘我記性不太好,寫過的東西就忘了,但我對讀者是很負責任的。’”(2005年11月30日《南方日報》
 
  這回總不至于把學生們也都當成“笨蛋”了吧?為什么還是大都以一句“我忘了”或者“我不記得了”回答對《三重門》等成名作品的提問?一個作家對自己的成名作品的記性如此之差,這不是很奇怪嗎?難怪連在場的中學生都要質疑其創作態度是否嚴肅負責。其實一個作家再不嚴肅,再不負責,也不至于對自己精心創作的作品如此不熟悉。但是,如果作品根本就不是該作家創作的,只是照抄一遍而已,那就容易理解了,說“忘了”總比說不知道好。
 
    另,看了《可凡傾聽》,又發現了一個矛盾之處。韓仁均在《兒子韓寒》中說的是韓寒告訴他新概念作文大賽的事,并給他看了參賽作文,最后是韓寒自己把作文寄走。而韓寒說的卻是他不知道新概念作文大賽的事,是韓仁均幫他把文章寄去的:
 
    曹:那當時你是通過什么途徑知道《萌芽》雜志在辦一個新概念的作文大賽?
  韓:其實我不知道,是我父親在《新民晚報》上看到了這個消息,然后幫我把文章寄出去。
 
    而且韓寒還說他補賽時,出題考官往水杯里扔的是一團餐巾紙,又多了一個版本。怎么不統一一下口供啊?
 
  2012.1.26.
轉載請注明出處:站長工具 信息來源:http://www.zkmdi.live/Content/280
網友點評
福建时时彩规则倍数
福建时时彩开奖查询 福建时时彩快3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彩助手 福建时时彩开奖11选5 福建时时彩玩法心得 福建时时彩玩法规则 福建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彩现在还可以刷钱吗 福建时时彩推测 福建时时彩几点开始 福建时时彩官网 福彩福建时时彩走势图 福建时时彩开奖号码表 福建时时彩软件app福建 福建时时彩开奖记录
腾讯qq欢乐二人麻将 征途手游能赚钱么 北京麻将app苹果 斗牛赚钱吗 贵卅十一选五数据遗漏 北京麻将官网下载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数据 吉林时时彩中奖规则 吉原娱乐游戏 广东十一选五官网 开微博怎么赚钱的 奔驰宝马游戏攻略 淘宝比特币交易 街机奔驰宝马 官方版 可以赚钱的网站大全 双色球走